月之泊 「ネズミの青春に属します」

我為什麽要道歉?我沒有錯……

今天和小北說了……一年之後在來找我。恩,這么看來計劃終於可以停止了。收回昨天腦癱兮兮的道歉!我沒有錯……我只是追尋我的命運走我自己的路而已,沒啥可以多抱歉的。我的命是如此,所以該犧牲的就讓他們全犧牲掉吧……既然選擇好了路就不應該後悔……恩,恩(點頭)沒啥可惜的……
EXBLOG……還被封著真討厭!圖片不能上傳、文章不能修改、訪客都進不來……混蛋!
[PR]
# by haoziinthemoon | 2008-08-05 00:08 | 一般

前世、魔都 還有其他……

開始直面於恐懼……戰戰兢兢的雙擊那部電影,拉了兩個片段又嚇的馬上關上了。當然沒有拉到“尖耳朵”,不然早就嚇死了……說出來了到底是有那麽點用處的,最起碼的自己心裏好受了許多。敢於吐出自己的恐懼,應該也是讓別人瞭解你的一種方式吧?可惜的是知道這個秘密的兩個人……一個已經被抹殺了,另外一個今天突然發現 他已經不能再給予我之前我想要的那種東西了……
下面是正題:按照現在的瞭解……我前世應該是個性格直爽的女子,喜歡摔技和關節技的競技運動,喜歡戲弄男人,但是應該也是LES……死亡的方法麽,應該在很年輕的時間被動物或者怪物咬死的………………那生物麽……………………………………………………………………應該是那“尖耳朵”
-----------------------------------------------------------------------------------------------
是不是現在每個城市都是一個模樣的?在外面鬼混……老大清早的來到了“大螢幕”下面,好多人!拿了看手機的、等人的、等開門的、推銷的、FANS團的、乞討的、還有那無聊的張望萬千世界的我。腦裏忽然閃過一個念頭,八公像前是不是也是一樣的?這裏應該就是魔都的八公像?-3-是不是太大了點呀……
每個城市都一樣,數不完的高樓、代表城市的高塔、川流不息的車流、無處不在的公車色魔……
----------------------------------------------------------------------------------------------
最經幹了好多事,多半是壞事。把自己封閉起來,然後又旁敲側擊的想讓人瞭解自己……或許我早該覺悟了,應該快點回到自己的跑道上去。

DB……曾經想過我們會成爲一生的朋友,但是現在……以前你說過在你心裏你永遠是看弟弟妹妹一樣看待我們,我很感謝……我會選擇離開應該是無法返回的結果……我……其實我到現在也說不清楚究竟是為什麽要跳出你們的時空……雖然之後找過很多理由來解釋,但是都不是很確切……我相信命,或許這是命運的安排吧?如果哪天有機會見面……也請不用點穿,應為我的回答只會是“你是誰?”
(DB三次 小N兩次 狗一次……最後的試驗結果很明顯了。之前的幾年打擾了,當我看到小粉的時候我會想起你們的……謝謝了)

小鬼……你總有一天會長大,認識你的這點時間裏你已經成長了許多,我很高興。你總是來問我些這個那個的問題,或許是我的“見多識廣”幫了你不少忙吧?如果是真的話我會很自豪的…… 嘻嘻!但是我們之間永遠有這麽一堵墻,捅破了或者誰先爬過了墻對大家都沒好處……這個問題上我是過來人,和你廢話你也不會懂得那當中的痛……照我的話做,去找個不錯的姑娘吧。你還是滿有魅力的……(請別怪我狠心與任性……從玩具變成朋友,你也讓我想穿了很多事情……加油吧)

以上謝謝其他沒有被提到名字的犧牲者們,你們永遠存在於我的過去中……謝謝各位了
[PR]
# by haoziinthemoon | 2008-08-03 23:52 | 一般

情婦、西餐和討厭的韓國人,還有未更新...

情婦
她就一直呆在那裡,起碼我們去的這幾天都是如此,日曬雨淋的。走過她面前看到了眼角的皺紋,看起來她在這裡已經呆了一段時間了,當然在我們完成工作離開后的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她還是會呆在那裡...第一次看到她照片時我無比想見到她,但是現在呢?曾經的衝動成了現在的失落...是年長色衰么?不是...那為啥不能給她正身呢?無意間聽主任說起她,說她達不到“標準”,所以無法上牌服役。所以只好留在這裡當當樣品或者是給所裡做做試驗用。該死身體缺陷...就葬送了她的前程,讓她不能像同系的姐妹一樣嫁入豪門成就功績。可憐的多功能警用緝毒車...你要怪就怪那明知道排量限定還莫名其妙比你改出來的人去吧!

西餐和討厭的韓國人
*****研究所(如果我說全稱會不會有黑西裝來敲我的門然後抓我去滅口呀...),反正這兩天的工作和這個單位有點關係...今天的工作餐,與其說的工作餐還不入說是款待呢。所里的人說隨便在附近吃個便飯,然後把我引到了一間老式洋房門口。洋房很普通,隱藏的樹蔭中頗大的院中散著七八個圓臺和一些椅子,掃到洋房門口的CLUB字樣自然知道這些桌椅是怎么一回事……一樓是儲藏室不對外開放沿著那特有的陡陡的樓梯上去,樓梯被弄的成復古的樣子挂了各種各樣的老照片,全是風景……可能是這餐館的主人想告訴我們他都去過些什麽地方才故意掛在這裡的吧,樓上人不多,雖然現在是吃飯時間但這裡缺沒有普通餐館的那種人滿為患的感覺,隨著迴蕩在樓內的爵士樂給你一種很悠閒和雅致的感覺。然後點餐...由於是工作餐沒敢要牛排,雖然明知道是別人買賬的,意大利面吧...吃起來得體大方,反正我是個很會“裝”的傢伙,就算是第一次來這類高檔的地方也要顯得以前來過且舉止要得體大方...抱歉,隨時隨地的偽裝自己已經成為我的習慣了。用餐時間我一邊裝作聽桌上發言的樣子一邊掃視了下鄰座的客人,雖然黃種人不少但是絕大多數都是日本人剩下的都是香港和台灣地區的,現在我算是明白了為什麽樓道黑板上沒有中文而且菜單上也只有小小的一行中文而且還是繁體的關係了...菜肴啥的果然和我吃過的廉價西餐不同,味道略微偏淡,可能是反正作料啥的都在桌上,喜歡重口味的話就自己隨意的關係吧?不錯...起碼我很喜歡這樣的環境,當然我要努力工作才能享受這樣的生活。胡思亂想中我想到了新井一二三,她留外中是不也和朋友常出入這樣的地方?是不是找個朋友到這種地方來打發一下午?扯遠了...把我拉回先現實中的是突然沖入的韓國人的聲音,不知道他們是啥時候進來的,男男女女的吵吵鬧鬧完全破壞了整個餐廳的氣氛,夾雜的癡狂的笑聲說這他們那難聽的母語,好像是一定要向周圍人強調我不是日本人、也不是香港台灣來的、更不是中國人一樣,真是討厭的韓國人呀!
最後說句……那個地方很適合約會……完了

未更新
日之峰很久沒去更新了,最近弄好了PT……找時間畫畫吧。反正要做新的桌面了。
[PR]
# by haoziinthemoon | 2008-07-11 21:39 | 一般

復活、知了、宮澤雪野,還有少了個0的100…

復活
實在受不了了,QQ空間那狗比東西實在用不喜歡。就算他喵的用“偷渡”這種非法手段也一定要回到這裡來……回家的感覺真好。恩,回來后要對這裡做很大的改動,要去掉點東西,同樣的還要加入新的東西。真後悔,應該早點回來的……應該好利用下這段沒人能看見的真空期的……另外,回家的感覺真好。

知了
知了,知了……知了,知了……
夏天了……但是已經聽不見知了了,是時節未到?還是真的蟲子真的已經離我而去了?關注這蟲子是什麽時候的事呢?記得自己還住在浦東的時候成天鉆在樹叢里……“挖地三尺”“翻墻上樹”,天上飛的、水裡游的、地上爬的上海該有的我基本上都碰過,唯獨知了……以來這蟲子爬的太高只聞其聲不見其“蟲”,二來我也沒那本事攀到樹上……唯一的一次接觸記得碰上了一直快掛掉的……從樹上落下,死命的在地上撲騰翅膀,這時候才好好的研究了下這種生物,最終的結論是……好醜陋!當然咯,這已經是小時候的事情了……接下來聽到關於它的事情呢,是從上輩口中。他們小時候條件差做飯都盡可能的節省,但卻可能為了一只這樣的小東西為小孩子們開個油鍋……雖說聽這故事時候完全沒考慮過為啥之類的問題,但這東西的高蛋白和炸完后很脆已經烙入我的心中了。再后來的話……應該就是寒蟬了吧……蟲子叫了……扭曲的不能再扭曲的複雜心裡,追完后發現我在笑。然後覺得原先吵鬧無比的叫聲……很凄涼、很美!現在看新井一二三女士的書……又說到了知了,並且讓我知道了 “鳴鳴蟬”、“油蟬”和想往的“寒蟬”,然後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上輩還吃過知了,我這輩是摸過知了,而下一輩……他們見過活的這蟲子么?那再下一代呢……
PS:記得泰羅奧特曼里也有一集是說知了的……好大的知了攀在東京鐵塔上叫聲還干擾了通訊……=3=現在想想這好笑

宮澤雪野
我一直都是好孩子,很優秀的孩子……在外人面前我一直是個衣著得體、不善言談、行為規矩、注重禮節的孩子。今日在車上突然想到了哪些同學還有朋友的父母大人們見到我后給我的評價……忽然偷笑了起來,這也是一種成功?突然想到了有馬一次帶雪野回家那一幕……面具呀……

少了個0的100
長大了……愛打扮了……敢去花大價錢弄頭髮了……
今天和老大說要早走下,然後去逛街了在屈臣氏買了護膚的控油的……越來越在意自己的臉面了,難道長大了都這樣?然後路過大眾書局,竄上去把一二三的最後一本給買了下來。配齊了,她的三本終於配齊了……然後差點衝動去辦會員卡XXOO,一開錢包先前的100縮水了!
[PR]
# by haoziinthemoon | 2008-07-05 01:51 | 一般